知识付费产品加入网购大战 整个行业面临空前争议

  今年“双十一”期间,知名公号“新世相”发文,推出一款文化优惠礼包,阅读量迅速超过十万。用一年时间,请至少12位名家提供12个读书专栏,每天用20到30分钟为用户品读一本书。产品365元的年费,相当于一天一元,其打出的口号正是“我把未来的365天,一天一天卖给你”。一款典型的网络知识付费产品,选择加入一场全民购物大战中,除了营销之外,也预示着知识付费已成为网民的日常购物体验之一。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退烧”成了知识付费产业观望者口中的一个关键词。这样的判断来自一个个现实案例———先是曾在两周内收获五万付费用户的某“商业内参”改名“知识内参”,标价变为免费,之后又是“得到”和“分答”上不少收费栏目停更。近期,一篇题为 《×××的骗局!大部分知识付费其实都是大忽悠》 的文章在社交网络上广为传播……知识、技能、经验,真能待价而沽吗?这些因为二次加工而显得“更易吸收”的知识商品最终能否实现购买者预期的“知识获得感”? 一连串的问号在不少人心中升腾。

  “知识付费仍处于产业早期,从把产业分成早期市场、主流市场和末端市场的技术产品接纳曲线看,知识付费现在仍处于技术爱好者和产品尝鲜者主导的早期市场。”《付费:互联网知识经济的兴起》 一书的作者方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说“风口已过”为时尚早,但两岁的知识付费产业的确处于一个关键时刻———从早期市场到主流市场的“鸿沟期”。这背后凸显的问题是,面对愈发理智的市场需求,从业者如何去伪存真,做到用匠心创造知识、设计知识产品、服务不同需求的知识消费者。

  “知识付费发展才两年,却已经超过了发展多年的电子书,以及被寄予厚望的慕课。”方军坦言,在新技术、新用户环境下,知识正在被重新生产一遍,而知识付费的兴起就是开端。互联网专家戴维·温伯格曾在 《知识的边界》 中提到,当知识变得网络化之后,房间里最聪明的,已不是站在屋子前头给大家上课的那位,也不是房间里所有人的群体智慧,而是房间本身———容纳了其中所有人的思想并把他们与外界联系的这个网。因为知识付费的出现,“最聪明的房间”对知识的重塑,更为直观。

  日前,知识付费的弄潮儿之一姬十三就在腾讯媒体峰会上讲述了当下学习与知识的巨变。知识的简化与浅化、知识的超载与爆炸、专家的变迁以及知识付费成为一种信息的筛选机制,是当下可见的四大变化。他分享了一个出现在知识付费领域的真实案例:一位在网络上受追捧的心理学“大师”,心理学界许多专家们对这位“大师”普遍评价不高,学术上也并无出色建树;然而,网友却觉得他分享出来的案例分析,澳门百家樂手机官网接地气、答案清晰明了,听了让人很有收获,付费者众多。

  这个案例正是当下“知识生态链”变迁的缩影。互联网将庞杂的知识推到大众面前,传统意义上的学术性学习讲究全面、深入,从理论到实践有着较远的距离;与此相比,某些特定领域,给出简单明确的答案或解决方法的学习,似乎针对性强,效率更高,更受欢迎。尤其是,随着手工、美妆、育儿等各种知识门类的兴起,专家的定义也在改变,谁都可能是专家,关键看面对的是什么问题。付费意味着内容供给者对购买者的承诺,从某种意义上说成了筛选靠谱信息的有效机制。